塔楼轻文社 | 作文大全 | 精美文章 | 散文精选 | 现代诗词 | 经典日志 | 名人名言

苏小鱼的爱情阴谋

发表日期:2017-08-17 16:31:29 | 作者: | 来源 : |

苏小鱼的爱情阴谋

苏小鱼的爱情阴谋/

我正在和周公牵手走进庄周梦蝴蝶的时候,手机“嘀嘀”地叫了起来。谁呀?我恨恨地转过身,眯着眼睛打开信息一看,又是苏小鱼这家伙!还让不让人睡觉啊?

“死蟑螂,五分钟后在宿舍楼下见,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。要是不来,我就在下面大喊你的名字,把所有的男生都吵醒,哼哼……”

这个叫苏小鱼的女生还真叫烦!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,我可不敢怠慢,苏小鱼可是说到做到的。“死蟑螂”的美称也是拜她所赐。在男生楼a栋,谁不知道有一只“臭名远扬”的蟑螂呢?

我跌跌撞撞地来到楼下。只见苏小鱼倚在墙边,远远就对我一阵奸笑,“呵呵,死蟑螂,刚好四分五十九秒。还算你准时。”苏小鱼晃了晃手中的表,得意地说。

“啥事?有话快说,我还要睡觉呢。你知道影响别人休息等于谋财害命吗?”我眯缝着眼睛,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。

“死蟑螂,我要你亲口告诉我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苏小鱼盯着我看。

又是老一套!这个神经质的苏小鱼看小说也太多了吧?算了,就按照爱情小说里的情节跟她演下去吧。

“很高兴你能喜欢我,但我已经心有所属了,而且从来没有喜欢过你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我转过身,东倒西歪地准备上楼。

“该死的蟑螂,我是认真的,我真的喜欢你啊。”苏小鱼在后面大喊道。

“我也是认真的,我真的不喜欢你。”我头也不回,抛下苏小鱼一人在后面,便上楼去约周公了。

午睡醒过来的时候,我的头晕得厉害,爬起来灌了几口水。慢慢地清醒了过来。我摇了摇头,努力想回忆起一些事,好像是和苏小鱼说过话,哎呀,想不起来了。我连忙洗好脸,匆忙地赶去上课。

教授古文的“古董老师”已经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了。我面带微笑从容地从后门走进教室,没有人会留意我,因为大家都很忙。我扫视了一遍教室,发现苏小鱼坐在最后一排,很认真地在写着什么东西,柔顺的长发一直垂到桌面。

我走过去用力地拍了一下苏小鱼的肩膀,凑近她的耳朵说:“嘿,在干什么呢?这么认真!”

苏小鱼把笔往桌面上一放,猛地转过头来,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

“怎么了?莫名其妙。”我在苏小鱼身边的一个座位上坐下。接着又探过头去嬉皮笑脸地说:”苏小鱼,刚才在写什么东西呢?不会是情书吧?来,给我看一下。”

苏小鱼什么话也没说,突然,把一个笔记本往我桌上一放,嘴里“哼哼”两声,我瞅见纸上写的全是:死蟑螂是个大坏蛋。

我急了,用无比委屈的声音说:“苏小鱼啊,你怎么骂我呢?哎呀,我可怜的心脏啊!这么重的打击我怎么承受得了呀?”

苏小鱼终于笑了,用拳头打了我一下,说:“哼,你自己心知肚明!”

我隐约想起中午的事情了。天啊!苏小鱼不会是认真的吧?她喜欢我?我假装糊涂地说:”苏小鱼,我中午会见周公的时候好像碰到你了。因为当时实在无法抵挡周公的盛情邀请,所以抛弃了你。你应该生气的,我是大坏蛋,我向你非常严肃地道歉。”

苏小鱼听着,“咯咯”地笑得更响了。这时,古董老师终于停下来了,扶了扶眼睛,环视了一下教室,大声地咳嗽了几下。我和苏小鱼伸了伸舌头,彼此做了个鬼脸。

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“死蟑螂”,我的本名叫做“史小强”,苏小鱼看了星爷的电影里的蟑螂小强,于是很光荣地叫我”死蟑螂”。

今年我19岁,苏小鱼17岁,上大学一年级。也许你会觉得奇怪,才17岁就可以上大学了吗?因为苏小鱼上小学的时候连跳了好几个年级。她啊,别的暂且不说,脑袋是公认的聪明。平时看她没怎么努力,但是考试成绩却总是比我好。

苏小鱼是我5岁生日过后,跟随她的父母从外地搬过来的,而且成为了邻居。

苏小鱼那时非常可爱,扎着两条小辫子,红扑扑的小脸蛋,又黑又大的眼睛。我那时长得虎头虎脑,是院子里的一个“捣蛋鬼”。苏小鱼的乖巧模样让我有一种想欺负她的欲望。于是,我抢她的棒棒糖,捉毛毛虫放在她的衣服上,她会狠狠地扑过来,用小拳头打我,嘴里还骂着。“小强是个大坏蛋。”于是,在院子里,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追赶一个小男孩的情景。当然,前提是我没有还手,这种绅士风度我从小就具备了。

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,苏小鱼一直和我都是同班同学,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苏小鱼的掌握之中。原本以为大学终于可以恢复我的自由身了,没想到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,更让人吐血的是,到学校后才知道,苏小鱼跟我竟然是同一个班!

晚上躺在床上,突然想起给苏小鱼发短信。这是我们每天的“必修课”。十一点过后,苏小鱼总会给我发短信,跟我说很多的事情。但今天却没有收到。我按动键盘,飞快地敲出几行字:苏小鱼,怎么不给我发短信?

过了许久,苏小鱼给我回了短信:我很累了,想睡觉,晚安!

第二天,我迟到了,苏小鱼没有叫我。以前都是她打手机叫我起床的。顶着蓬松的头发,我急匆匆地赶去上课。

教室里,苏小鱼正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听老师讲课。我在她身旁坐下,没好气地说:“苏小鱼,今天怎么不叫我起床啊?害得我都迟到了。”

“你迟到还算是新鲜事吗?”苏小鱼白了我一眼,说:“而且,叫你起床也不是我的义务。”

这些话从苏小鱼口中说出来让我大吃一惊。我伸过手去摸了摸苏小鱼的额头,说:”苏小鱼,你好像没发烧啊?怎么尽说胡话呀?”

“少来这一套!”苏小鱼拍开我的手,一脸严肃地说:”史小强,我觉得我们以后不要走得太近了,免得被别人误会。我还要保持我的淑女形象呢。”

我看着苏小鱼郑重其事的表情,再想到她扮成淑女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。苏小鱼说:”你白痴啊!笑什么呀?”

“我在想呀,如果你扮成淑女的话,那该有多搞笑啊!”

“不理你了!我说的可是认真的,不信,你就等着瞧吧。”苏小鱼冷冷地抛下几句话。

原本以为苏小鱼说的都是玩笑话,没想到她还来真的,用她给我的解释就是“全面对我实施冷战”。

早上不再叫我起床了,我的那几个早已被扔在一边的闹钟又开始正常工作了;晚上也不给我发信息,问苏小鱼,她说她没空。我赌气说,别发了别发了,最好以后都不要发,我还可以睡个安稳觉呢!于是努力闭上眼睛,心里默默数着绵羊,但总是留意着手机的动静,想着苏小鱼可能给我发短信,结果却让我失望。苏小鱼啊,你怎么这么狠心?

更可怕的是,有时一整天苏小鱼都没有和我说话。除了在课堂上见到她之外,更多的时候她是和一大群女生在一起有说有笑。

几个星期过去了,我真是度日如年啊!苏小鱼,你的心思是什么呀?你果真对我“冷战”到底吗?

苏小鱼把头发烫了,波浪型地披在肩后,再加上她本来就清秀的脸蛋和高挑的身材,一下子变得女人味十足,以前那个单纯任性的小女孩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苏小鱼是彻底不理我了。我向苏小鱼的舍友打听,苏小鱼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?他们很神秘地告诉我:“你还不知道啊?苏小鱼每天晚上都在跟一个男生煲电话粥,我看八成是谈恋爱了。”

我的脑袋“嗡”地响了一声,苏小鱼恋爱了?!怎么可能呢?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?突然脑子很乱,有很多的话要对苏小鱼说。

晚上睡不着,拿起手机想给苏小鱼发信息,但想想还是算了。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,苏小鱼为什么就不可以谈恋爱呢?像她那么漂亮的女孩,怎么会没人追求呢?我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想了我和苏小鱼在一起的快乐点滴,心里充满了幸福和甜蜜。

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了一个恐怖的怪兽要从我身边抢走苏小鱼,我大声喊道:“快放下苏小鱼,她是我的。”怪兽不肯。于是,我展开十八般武艺把怪兽打跑了。苏小鱼带着泪花激动地扑到我的怀里……

醒过来的时候,我出了一身冷汗,我用力地摇了摇头,脑子里却一片空白。

苏小鱼果真是恋爱了,我亲眼看见的。她亲密地挽着一个男生的手,见到我时,只是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,然后就从我的身边飘然而过了。我机械地回了一笑,一股凉意却从脚下一直升上脑袋。

晚上想了许久,还是给苏小鱼发了条短信:呵呵,苏小鱼,祝贺你哦!那么快就找到白马王子了。

按了发送键后,心里却后悔死了,这句话怎么听都带着一种酸溜溜的味道。很快,苏小鱼回短信了,只有两个字:谢谢。

我告诉自已,尽量不再去想苏小鱼了。我把自己沉浸在学习当中,图书馆自学室成了我最好的避难场所。

但很多的时候,苏小鱼的影子总会在我的眼前浮现,我想自已是疯了。

大半个学期过去了,11月25日,是苏小鱼的生日。我早早就为她买好了生日礼物,是一个心型的水晶球。

苏小鱼给我发来了信息:晚上在学校的大草坪上,我举行一个小生日party,你一定要过来呀!

晚上到达草坪的时候,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了。我看到苏小鱼,还有她的男朋友。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时,她大声朝我喊:”死蟑螂,站在那里干嘛?快点过来啊!”

生日晚会的气氛很热闹。当插着十八支蜡烛的生日蛋糕被捧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。苏小鱼合拢着双手,闭着眼睛许了愿,然后把蜡烛全部吹灭了。

大家都鼓起掌来。这时,一个女生清了清喉咙说:“大家注意了,现在小鱼有话要说。”

苏小鱼调皮地朝我伸了伸舌头,我正在纳闷中,苏小鱼说话了:“过了今天,我就满十八岁了,也就是成年了。我有了选择爱人的权利,很高兴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男孩子,他默默地关心着我,从小时候我就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了……”

我越听越不对劲,这个男孩子怎么那么像一个人,对呀!是自己啊!这时,苏小鱼的男朋友走过来,说:“你还在发什么愣啊?她说的人就是你啊!”

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吞吞吐吐地说:“你,你不是……”

大家都笑了,那个男生说:”笨蛋,我是冒牌货呀!这是苏小鱼串通我们给你导演的一出戏。”

我全明白过来了,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我走上去抱着苏小鱼,叫嚷道。“苏小鱼,你害得我好苦呀!你没看到我瘦了一大圈吗?”

“活该!”苏小鱼用拳头打了一下我的胸膛,说:”谁叫你那么骄傲?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是故意让你尝尝这种滋味的。”

我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紧紧地搂住苏小鱼。没有什么比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更让人觉得牢固和甜蜜了。其实从我变成一只蟑螂开始,就知道苏小鱼早已是自己的一部分,无法再分离。十八岁,一个也许还属于青涩的年龄,但只要遇到生命中的人,却是可以幸福恋爱的。

>>更多青春文章

青春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