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楼轻文社 | 作文大全 | 精美文章 | 散文精选 | 现代诗词 | 经典日志 | 名人名言

对雪

发表日期:2017-07-07 16:02:12 | 作者: | 来源 : |

北风劲吹,吹开了北国的特产——雪花。像一朵朵盛开的白梅,缀满了山野,装饰了人们的房子,美化了人们的视野,滋润了春草的酣梦,也激活了我的诗心。

对雪

我伫立在雪地里,以雪花的姿态,雪花的颜色,雪花的气息,来迎接这上苍的宠儿,夹一支雪白的香烟,按一下打火机,窜出的火苗把迎面而来的的雪花吓了一跳,像受了委屈的女儿,一下扑到在我怀里哭了,我的衣上留下细小的泪珠。我朝天空吐出一个个烟圈,我情愿相信那也一定是雪花的形状,雪花的颜色,雪花的气息。但是我分明看见一大片雪花好像“哄”地散开了,就好像我的女儿,一见我朝她吐烟圈,就赶紧扭过头去大喊“讨厌”!那时我笑的很开心。

我不知道怎样来疼爱这大自然可爱的精灵,我想和她们对话,以一位父亲十分慈爱的情怀。可是我刚一开口,呼出的热气,就把她们融化了。我想张开两臂抱住她,可她就在我的臂抱里消散了——消散了她的洁白,消散了她的晶莹剔透的形状,襟袖上空惹啼痕,我自怨,自叹,自责。我想和她们散步,可是她们却匆匆落下,投入大地的怀抱。我只好在雪地里,追逐,奔跑。可是他们就像孪生的姐妹,我竟然分不出谁是谁了!

我问她们,从那么高的地方飘下来怕不怕?会不会摔疼?她们无语,永远是一副大义凛然、义无反顾地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。我痴痴地想:难道她们是大地母亲思家的孩子?一年难得有几回相见,而每次相见又是那么短暂,只要太阳一出来他们就迅速化装成水,潜入了泥土。难道太阳是她们暴虐的继父?

我不知道怎样去拯救她们,挽留她们。难道要我在院子里种满一棵棵的梨树,一树树的白海棠?难道要我用笔墨把她们凝结成碑文?难道像我那位自命清高又富于幻想的朋友,收集雪花,融成雪水,提纯,沏茶来消解人生苦短的哀愁?难道让我用她来酿一坛老酒来一浇胸中的块垒?难道让我把她制成玉砖,来营建一座洁白的堡垒,来对抗世间的污浊。

末了看见文字在洁白的纸上蹒跚地走,最后弥漫了所有的空间,就像雪花漫天飞舞,怜香惜玉之情让我顿生灵感:我取一张洁白的塑封的大纸,铺在院子里,来收集雪花,既不沏茶,也不酿酒——我把她们放进我含苞待放的梅花盆中,让梅雪去争春吧!

于是我只能对那位寄梅相赠的江南朋友抱歉了,因为只有梅雪才能相媲美,可我寄雪花到江南的想法只能是痴人说梦了,遗憾的是现在只能寄一首小诗了:北国何所有?漫天多雪花。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!

下一篇:心醉仙人山的野生古茶 上一篇:象山
>>更多写景散文

写景散文

热点排行

  • 金钟山散记
    NO.1

    金钟山散记

    也许因为热爱这片山水的缘故,所以谈起登山来,总是有那么几分的欣慰。古云:秋山宜登...[详细]